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小鹰找房爆雷,蛋壳被敲锣讨债,长租公寓的罪与罚

发布时间:2020-10-18相关聚合阅读:租公寓 小鹰 蛋壳 讨债 房爆雷

原标题:小鹰找房爆雷,蛋壳被敲锣讨债,长租公寓的罪与罚

近日,小鹰公寓爆雷的消息再次牵动了许多人的神经,几乎与此同时,人们以为已经通过美股IPO成功上岸的蛋壳公寓似乎也没有等来好运,被一大波债主上门敲锣讨债的消息传遍全网。

据不完全统计,近几个月以来,累计爆雷的长租公寓企业已达到20多家,除了蛋壳公寓和各种小玩家,所谓的长租公寓第一股青客也被传出拖欠房东租金,导致部分租客遭到业主驱赶。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长租公寓今天这个结果与其与生俱来的罪与罚是分不开的。

寄生在租房市场的吸血鬼

在长租公寓出现以前,租客找房,业主出租主要有三种交易方式:双方在小区的公告栏贴上供需信息,有人甚至直接在电线杆贴上自己的招求租小广告,或者通过一些信息网站互通有无,或者付出一定的服务费请房产中介帮忙。

陈芳至今还记得刚毕业时租房的日子,2008年,刚走出华东理工的她在上海热线房产频道发布了一条租房信息,很快就有房东主动联系并确定了一套2500元的两居室,又便宜又宽敞。

不过,这一切在长租公寓出现后戛然而止。

天眼查APP显示,2011年6月,自如网站上线,次年,青客问世,2015年以后,在响应房住不炒的大旗下,新长租公寓品牌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算上房企,高峰时多达上百个,从房东整租下一套房子根据自己品牌重新进行简单装修后化整为零往外出租。

凭借装修风格时尚,换房方便、拎包入住与良好的管家式服务等优点,长租公寓迅速赢得了许多年轻消费者的青睐,但在资本的助推与市场的热炒下很快变味,像所有互联网玩家一样,长租公寓竞技者也迅速展开了军备竞赛。

考虑到控制了房源就掌握了话语权,不论规模大小,主要长租公寓品牌都或主动或被动加入了房源的争夺战,同一套房子,你出3000,我给3500,他给4000,最终以5000成交,作为结果,原本能够满足高中低不同收入人群需求的租房市场再也找不到便宜的房子可租。

一位网友在蛋壳公寓被追债的新闻下评论称“两个大字,活该,倒闭最好!”他表示,这个长租公寓签约大量中低端住房,装修改造分间出租,以前三室只要两千月租,经过他们转手,单间月租1000最低价,整租变三千多再加管理费,寄生在租房市场的最大吸血二房东。

从烧钱游戏到圈钱骗局?

在房价高企的背景下,租房一直被公认为是一项回报率很低的生意,蛋壳公寓的表现是整个长租公寓市场的一个缩影。

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底,该公司公寓单元40.7万个,不到四年增长了166倍,营收也跟着大涨,但这没有带来利润的增长。

2017年,蛋壳公寓亏损了2.72亿元,次年净亏损13.70亿元,飙升了400%以上,到了2019年,这一数进一步扩大到了惊人的34.4亿元。

在疫情的冲击下,蛋壳公寓今年再次雪上加霜,第一季度营收19.4亿元,同比增长62.5%,同期亏损12.3亿元,同比扩大50%以上,直逼2018年全年亏损额。

截至2020年3月底,蛋壳现金及现金等价物8.26亿元,总负债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而上市时募集的资金不过1.49亿元左右。

青客公寓同样处于亏损泥淖,该公司2020上半财年净营收6.27亿元,同比增长6.5%,净亏损为4.17亿元,相当于3块钱的商品只卖1元。

在期望的暴利无望的背景下,一些图谋不轨的人打起了歪主意。

公开资料显示,被曝爆雷的小鹰找房支持月付、季付、年付等形式,他们以5000元价格租来一套房子标价4000块对外出租,若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租客3000元就可以拿下,即交9个月房租就可住一年,这远远低于市场价,在诱惑下,绝大部分租客选择了此种方式。

尽管去年9月才入局,小鹰找房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还是迅速脱颖而出。只是这样的玩法完全就是一个庞氏骗局,房客那点预付款投资在任何一个正当项目上都不足以弥补巨大的亏空,只能说操盘者从一开始就没有长久玩的打算,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圈钱跑路戏码。

事实也是如此。小鹰找房从租客连房租加押金一次收取13个月款项,房东却只能在每月底从该公司收到一个月的房租,在小鹰找房爆雷后,房东找到租客收房,双方一对证发现少则数月房租多则近一年的租金约10余万元套在小鹰找房平台,房东、租客两头被吃。

2018年8月,我爱我家前副总裁胡景晖一句“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曾引起激烈争议,现在看来一语成谶。

“高大上”背后的杀手?

此外,长租公寓的安全性也是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地雷。

不少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都会被长租公寓网站的各种高大上的图片所吸引,清新别致的卧室,时尚亮丽的客厅,干净整洁的洗手间,甚至只有冰箱、微波炉寥寥数样电器的厨房都可能让他们赞叹不已,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签下合同,开始了电视剧里的白领生活。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些光鲜的背后可能处处暗藏杀机。出于成本考量,自如们在对房源进行二次装修时,往往选用一些便宜的材料,而这些材料采用比较低的标准,甚至是一些三无产品,装修后会释放大量的有害物质,如甲醛、苯、甲苯、乙醇、氯仿等,可能还包括一些重金属。

人们正常装修一套房子都会空置半年或更长时间,长租公寓由于与房东约定的空置期一般不超过45天,从成本角度出发,往往只会简单通风即投入使用,这对于租客的人身安全埋下了严重的安全隐患。

2018年5月8日,阿里一位级别P7的交互设计专家入住了自如一个位于杭州滨江区的房间,仅两个月后就出现了不舒服,血小板减少的问题,随后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并急剧恶化而去世,而在当年初,该租客在入职体检中各项指标完全正常。

后来,媒体又爆出自如出租房屋存在甲醛和总挥发性有机物超标问题,有租客入住后先后出现咳血等症状,去医院查出支气管炎等。

其实,在行业尚未告别无序竞争缺乏有效监管的背景下,其他品牌也不会比自如更安全,长租公寓都有着装修后快速上架出租的要求,蛋壳公寓就曾因出租房装修第二天就上架,销售员一句“公司这么大,赔一个死人的钱还是赔得起的”回应登热搜。

眼下,债主们似乎对蛋壳公司大小并不关心,而只关心何时拿回自己的钱。(部分图片来自网络)